????宾客们出了大厅以后,就前往饭厅用饭。

????新房里——

????葛兰郡主被扶进去以后,就稳稳的坐在床上。

????喜娘笑着念:“请新郎挑喜帕。”

????褚飞扬拿起一根喜杆来,把喜帕挑了起来,露出葛兰郡主娇美的容颜。

????喜娘说了一大堆的吉利话,二人喝过交杯酒,喜娘就带着丫鬟婆子一起出去了。

????葛兰郡主抬起头,只见褚飞扬一身的红袍,容貌俊美,但是却脸色灰暗,她不由得想起十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????那时候,他们真是郎才女、貌金童玉女一般的存在。那时候不知多少人羡慕她。

????结果却是……

????现在,褚飞扬依然那般俊美,但却是神情黯淡,这风采不及十年前的一半,更不及现今褚云攀的半分。

????想着,葛兰郡主心里便不太得劲,这只是暂时,等她为他夺得了一切,他便会是风光无限的京卫营统领。

????只要身份地位上去了,整个人的气质和气度也会跟着上去。

????葛兰郡主含泪看着他:“飞扬……”

????褚飞扬坐在床边,轻皱着眉看她:“当年,你说不愿嫁我的,现在又非为了我娘,若非这一桩亲事定了下来,这也不能更改,我是万不会答应的。”

????葛兰郡主眼圈一红,泪水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:“飞扬,我知道你到了现在还恨我,但是……你刚刚也说了,若非亲事已经定了下来,若非为了你娘,你是绝对不会娶我。你现在也体会到了这一种心情,那你怎么不想一下,我当年也是这一种心情,我当年也是这样的立场!”

????褚飞扬一惊。

????当年他们褚有兵败,所有叔伯全部战死,祖父为此散尽家财,抚恤战死之人。家里的旁支生怕被牵连,纷纷离开褚家,或是回祖籍、或是各奔东西。

????正所谓树倒猢狲散,墙倒众人推,大厦已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