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被点了名的胡车儿只得转过身来,他看向吕布,厚起脸皮嘿嘿笑着:“大王,您什么时候来的,刚才怎么没看见你啊!”

????“少扯这些,孤有话要问你。”

????吕布心情不好,面色并不好看。所以胡车儿赶紧捂住嘴巴,生怕自己说漏,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????吕布对此视而不见,只是问他:“我问你,先生葬于何处?”

????吕府上下几乎没人知晓这个答案,知道的人,吕布又暂时不想见到。所以他来到戏府,胡车儿作为戏府的护卫统领,不可能不知晓此事。

????果然,胡车儿愕了一下,神情惊诧无比:“您知道了?”

????“刚刚知道。”

????说完这句,吕布似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阴沉的落在胡车儿身上,略有怒气道了声:“你也和他们一起瞒我。”

????凌厉的目光宛若利钩,让人心头不由的为之一抖。

????胡车儿打了个寒颤,连忙说道:“这不是我要瞒您,是他们不让我说,说此事干系极大……”

????“谁不让你说的?”

????“是先生。”

????胡车儿摸不准吕布心态,这会儿可不敢撒谎。

????听到‘先生’二字,吕布眉间凝聚的怒气渐渐舒缓了下去。

bet365体育彩票????见吕布没有作声,胡车儿回忆起当天的情景,神色落寞,叹了口气:“唉,先生他啊,在最后一刻都惦记着大王你呢!回光返照,先生就靠在我的肩头,把我当成了您,以为您已经凯旋归来,他笑着欢呼,眼神里满是重生的喜悦。整个府里,只有先生在笑,其他人啊,眼泪都止不住的向下。”

????“我胡车儿这辈子大字不识几个,是个粗人莽夫,但对先生,我是打心眼儿里佩服。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才学本事,更是因为他的坚持与执着……”

????说着说着,胡车儿自个儿先红了眼眶。

????吕布从旁听着,同样是揪心万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