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“一个半截身子都入土的小喽啰而已,若这样的人都压不住,我水月山庄颜面何存?

今日我一人一剑,就是来会会你们天下海阁个真正高手的。

不过,就眼下来看,你们的实力着实令人失望!”

月凌波冷言嘲讽,极尽傲慢之态。

谢永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,原以为自己以宗师之力冲出江湖,必然会给现在的江湖中人一个大大的惊讶,没想到出山的第一战,居然连从一个女人剑下把刀抬起来都做不到。

想当年他在江湖中混的时候,以培元境巅峰的实力都能四下横着走,何曾听说过有如此厉害的年轻人?

眼看谢永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都没法从月凌波剑下摆脱,九驰的短棍袭了过来。

九驰在一旁看了片刻,知道这个女人实力在他们两人之上,一出手便没有隐藏,同样爆发出宗师的实力,小小的铁棍瞬间化成了无数道虚影,根本不知道真假。

月凌波被两人攻击,竟然还不退,闲着的手一抬,纤纤玉指间瞬间发出无数道紫光,如千万丝线一般朝着九驰盘绕过去。

铁棍幻化的虚影虽多,但在紫色的丝线面前却如同暴雨中的片片雪花,瞬间就被淹没。

看到这样的招式,周围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此不就是水月仙子的成名绝技吗?

现在连凌波仙子也会了。

紫色丝线一动,九驰找不到任何破绽,自己的攻势被化解不说,反而被紫色的丝线追到了仙穹的边缘。

这时候,月凌波已经逐渐加强了真气爆发,剑上传来的力量也逐渐超过了谢永的承受能力。

眼看着百斤重的开背大刀被一柄看似普通的长剑一点点压着往下降,刀锋很快碰到了地面,又被一点点压入土中,很快这个刀都陷入了土里,只有谢永一双手还仅仅握着刀柄。

这可是丢人丢到家了,这感觉就像是被人打脸,一遍一遍地打,打了一遍又一遍。

最后,连无龙都看不下去了,终于握拳变成了一团火云朝着月凌波攻过来。

虽同是宗师,但宗师之间的强弱差距极大,无龙可是曾经的天谕司二号,在职的时候能排入天下前五的实力,虽然现在已经断了一臂,但自身实力毋庸置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