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5体育彩票 “不直接一点她还以为我给她希望呢。伤心是她自己控制不好自己情绪,跟人家表白就该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。她又不是太阳不可能每个男孩都围着他转吧。”

乔子轩的话也多了起来,说的每一句都像小大人一样让人不自主的赞同。

秦静温认真的听着两个孩子的对话,而乔舜辰在一边则一直淡淡的上扬着嘴角。

他不参与教育孩子的事情,但是这样的场景却让他觉得幸福。

“你就是不喜欢她这种性格的女孩,要是像念一姐姐那样的女孩你一定喜欢。”

半月就是不服气的和乔子轩辩论着,出其不意的却提到了迟念一。

然而她口中的“念一姐姐”乔舜辰并不知道是谁。

“谁是念一啊,你们同学还是学长?”

乔舜辰好奇的问着,之所以猜测是不是学长,也是因为半月的“念一姐姐”。

“念一姐姐就是迟念一,是妈妈朋友家的女儿。就是上次送我回城郊的那个迟叔叔家的小姐姐。”

半月心急口快的说了出来,这句话却让乔舜辰的笑容凝固。

原来念一是迟念一,原来念一是迟川的女儿。

“你们喜欢念一姐姐么?”

秦静温问了这么一个问题,不过显得有些刻意。

“喜欢,妈妈我很喜欢念一姐姐。哪天要是有时间我们在约出来一起玩好不好。”

说到了迟念一,半月都忘了和哥哥争辩的话题。说到了迟念一半月就有些小兴奋,兴奋的没有注意到爸爸脸色的转变。

“好啊,哪天有时间妈妈就约迟叔叔他们出来。念一姐姐和妈妈说了,她也很喜欢你们。还让妈妈带你们去她家玩呢。”

秦静温的这句话就更明显了,她就是想让乔舜辰听听,听的不是迟念一而是迟念一的爸爸。

她要让他放弃自己,就必须找个男人来帮忙,迟川无疑是最合适的那个人选。他没有事业不怕乔舜辰收购。他的职位也不是谁能轻易能动摇的,作风和清廉方面也找不出一点瑕疵。

所以乔舜辰面对迟川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。

“没有时间,孩子各种课外班还有学校的作业,没时间出去玩。况且孩子的安全最重要,不能随便出去。”

没等半月和轩轩回答,乔舜辰就先一步拒绝了。

他不能再给迟川和秦静温制造机会,若几个孩子能和平相处,是不是就促进了秦静温和迟川之间的关系。

“迟川可是公.安局的局长,他能保证孩子的安全。”

虽然秦静温也担心孩子的安全,但是她就是想这么说,想无限扩大的迟川的影响力。

“他能保障一个人的安全,不可能保障所有人的安全。还是不要出去了,等过段时间环境好一些再说。”

乔舜辰的借口就一个,孩子的安全。不管秦静温如何抬高迟川的存在感,乔舜辰就是不在乎。

“爸爸迟叔叔人很好的,要不然我们一起去迟叔叔家玩好不好?”

半月有自己的私心,想要和迟念一玩,但爸爸不同意。如果带着爸爸一起,爸爸可能就不反对了。

“半月,这个意见不好。迟叔叔……”

“这个意见不好,爸爸和迟叔叔可能相处不来。”

秦静温反对,乔舜辰也不赞同。

要是让他亲眼看到迟川和秦静温眉目传情,他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。

他才不见迟川,当然,也会想尽办法不给秦静温制造机会。

这个话题算是没有结果的结束了,秦静温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,乔舜辰的刺激也没有完全释放出来。